magi 辛贾|YOI leoji
|starfighter Praxis x Deimos|刀剑乱舞 兼堀(洁癖)蜻村(洁癖)

【千子村正中心/蜻村】不可思议团子大作战

-期中考前开的脑洞期中考之后补。

-莫名其妙且没有很多蜻村要素。

-作者很困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晚安。(我永远喜欢村正family.jpg)

千子村正中心,乱藤四郎和女审神者戏份很多。




“村~正~先生——!!!”

千子村正听着那独特的尖细声线立马分辨出来人,霎时转过身去伸出双臂架起正欲扑到身上的短刀,转了个圈。短刀咯咯笑着挂在了他的肩上。

“huhuhuhu~是乱君呢,怎么样,是要来脱吗?”

“呐呐村正先生让我给你编头发好不好~”短刀直接无视了村正的问题发言,松手跳到地上,将千子的一缕长发卷在手里把玩。

“妖刀的头发可不是寻常孩子的玩物哟。”这么说着的千子村正还是从善如流地坐到廊下,任由爱好美容的短刀一边哼歌一边给他头上加上一根细三股辫。

“村正先生也来唱歌嘛?”千子村正摆摆手。

“那~来计划一下‘心脏砰砰跳感动蜻蛉切先生大作战’?”

千子村正被飞速移动到不知何处的话题吓得一个不稳,缠在乱藤四郎手里的发丝也被狠狠绷住,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乱君到底怎么想到这个……明明只是在弄头发……”

“只是在想有什么事情,能让村正先生心脏咚咚地激动起来的而已!”

吐槽着乱的奇怪用词,千子村正不知不觉就被关系要好的短刀拉到厨房,做起了红豆团子汤。

“为什么是红豆团子汤?”“村正先生不觉得——很像蜻蛉先生头发的颜色吗?”“……才不像。”“哼嘿~只是觉得这么冷的天气吃这个会暖和起来啦!……而且人家想吃~”

“那就做一大锅吧。”

“诶?”

“也要分给粟田口的Family呀!”村正揉了揉乱的头顶。

除了相熟的几位,本丸没多少人知道村正也有一手不错的厨艺。他猜着了乱藤四郎想蹭一碗甜食,又怕分量不够,爱甜食的弟弟们过来争抢的那点孩子气心思。“反正食材足够了,我也不介意多做一些。跟Family的各位一起吃不也很好吗?”

村正对着厨房里那口锅大概估了一下大小,就从橱柜里捣腾捣腾盛满一大钵红豆,全部哗哗倒进锅里,灌上水浸着。再另外起一口锅烧开水。

那边的乱一边哼着“团子~团子~白玉~的团~~子~~”往大碗里倒糯米粉,村正对他比了个“停”的手势,他就拿着一个木勺,随着村正缓缓往糯米粉里面倒水,将碗里的物什混合均匀。“乱君,拿起来看看。”举起的木勺扯起变得黏而韧的面团糊。村正满意地点点头。

灶上传来咕嘟咕嘟的声音。村正连忙端起面团糊移到灶台边,和乱一起搓团子。“看我的白色投石兵!”乱兴味盎然地将搓好的团子立马丢进咕噜咕噜冒着泡的水里。

“要是弄脏了衣服可要干脆地脱掉哟,乱~君。”村正歪歪头,手里的动作也不停下。

“诶嘿嘿~”

“村正你要对小短刀做什么呢?”戏谑的话音响起。

“主人?!”两人都被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审神者吓了一跳。

“放心啦知道你们在做好吃的。”审神者边说着边把袖子挽起走到炉灶边。看了看两口锅里的内容物,“不错啊,这天气来碗热乎乎的红豆团子!”她随手舀了一点红豆。

“主人哟、那个才泡了一会儿。”

“啊——那不要紧。”审神者转身快步走到门边捞起一个纸箱子,放在桌上拆开,“锵锵——看我新买的搅拌机!”说着又得意地擦擦手跑到村正和乱中间来帮手搓团子。“红豆再泡一会儿就煮,煮开花了以后就直接搅碎好啦!”

“好厉害~!让我来试试用嘛!”乱对这个新来的小机器充满了兴趣。

“huhu,不愧是主人呢。”

“笑这么开心是因为要做给蜻蛉切吃吗?”审神者抬头对他笑得见牙不见眼。

“主人正——解!”乱也来插一脚。

“什、你们怎么都能扯到这里来……”

“嘛~给喜欢的人做他喜欢的甜食~真好啊~”

“真~好~啊~”乱用上了唱歌的调子。

村正看着旁边氛围如同女子高中生的审神者和乱,有些无奈地挑了挑眉毛,但还是咽下了返回去的话,再次“huhuhu”地发出笑声。

村正把团子煮好的时候,乱和审神者轮流搅拌着的另一锅里,红豆正随着沸水上下滚动绽出香气。审神者看着团子一个个滚进早就准备好的冷水里,笑道:“你们村正家还真是喜欢圆圆的东西呀?喜欢吃圆形的点心、做团子又很拿手、衣服上也是毛茸茸的团子……”

“huhuhuhuhu~主人是这么认为的吗?”

“Sen—go—Maru~masa~(千—子—丸~正~)”审神者用上了刚刚乱唱着的调子,用筛子捞着团子在水里晃晃。“下次跟你们两个一起出阵的时候我也在身上别一个毛团子好了~hu~hu~hu~”

“我可不记得村正Family有这样的小姑娘呢。huhuhuhuhu~”

“主人和村正先生好吵——”

“啊,小乱。”审神者停止模仿村正的笑声,“该放糖了!”

“有~~”乱藤四郎翻出了装冰糖的罐子,咕咚咕咚地往红豆里倒。

千子村正将冷却的团子捞出备用的时候,审神者举起一勺伸到他面前。村正倒是没愣住,径直张嘴吃下,金红色的眼睛眯了起来。“huhuhuhu~甜甜的呢。”“是吧——”

煮红豆的锅开了小火焖着,三人在厨房的高凳上坐下。

审神者和乱轻轻晃荡着腿,叽叽喳喳地聊起了天,听他们话里“妆容”“发型”之类的词,村正猜是一些现世的时尚话题。厨房里的温度比外面要高一些,明亮温暖的灯光和氤氲的香甜气息仿佛变成一股迷蒙的雾包裹着三人。

千子村正无端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

蜻蛉切还只有“三河文珠村正”之名的时候,还是个不到村正肩膀高的少年,看向村正的眼神是纯净的敬慕。

多次手合之后的一个下午,他突发奇想,打算犒劳一下因为全力以赴而疲惫不堪的后辈,便带着少年溜进厨房。他也记不清到底做了什么东西,只记得那天他用厨房里不巧少得可怜的食材捣鼓出一室甜甜的香味。两人坐在廊下,少年端着碗呼呼地吹着再一口喝光。

他以为会有“好吃——!”那样的反馈,没想到对方是眼神闪闪发亮了,然而张了张嘴又合上,咽了一下才用无比洪亮的嗓音道出一句:“多谢村正大人珍馐款待!在下蜻蛉切感激不尽!”敬语完备礼数周全。

他哭笑不得,“在我面前不用这么拘谨也可以的。”他伸出手抚摸着少年有些硬的头发,看着少年不知怎么地红了脸,“更直率一点才好。”

“好啦!”审神者一拍掌。和乱一道“噌”地跳下凳子。

千子村正小小地一惊,回过神来。

揭开盖子的时候更为浓烈的红豆香气涌出来。

审神者洗干净了搅拌机的内胆,示意村正把锅里的红豆放入。乱兴致勃勃地按下开关,嗡嗡轰鸣数十秒之后,审神者关掉机器拿起内胆摇了摇,看到里面细腻的紫红色已经呈沙状流动,满意地点点头。

做给数十名刀剑男子的量毕竟太多,三人合作还是花了好久才把一大锅红豆搅打成泥。

加了一点冷水混合以后小火热着红豆泥,村正把晾着的团子放进去拌开。

“当~”“当~当~当~!”审神者和乱一唱一和。“冬天的味道!”“红豆团子~!”“huhuhuhuhu~高涨起来了呢!”村正也加进来了。

审神者和乱藤四郎被叽叽喳喳的短刀们簇拥着去往大广间之前,回头对手里端着两个碗的千子村正发送了“祝好运”的眼神。

“huhuhuhuhu~是甜的东西喔,蜻蛉切。”蜻蛉切端坐在案边看着书,村正将碗递过去。“乱君跟主人和我一起做的。”

即使现在稳重得多,蜻蛉切眼睛亮起来的样子仍可见少年时的光景。端着碗有一点急切地往嘴里送着,由于教养还是保持小口咀嚼吞咽的模样,在村正看来正是蜻蛉切无比喜爱某种食物的表现。

千子村正慢条斯理地品尝着自己的那一份,一边笑着看蜻蛉切放松坐姿进食。软糯的团子虽然没有味道,但还是被一拥而上的细腻柔软的红豆沙的甜味好好地平衡了。

“非常美味。”蜻蛉切放下碗。“谢谢你,村正。真的很好吃!”

千子村正看见蜻蛉切的笑容时,更加确信自己喜欢做料理这个事实。

“果然……”千子村正挪到了蜻蛉切身侧,没有多想就靠了上去。蜻蛉切的体温很高,村正歪了歪头枕在对方肩上,困意渐渐袭来,感觉到对方环过自己的肩膀,而自己意识正在慢慢失去边界。

虽然不能脱,但从别的方面来看,在千子村正心目中,冬天总还是个不赖的季节。



评论(1)
热度(66)

© 辛德利亚炸松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