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 辛贾|YOI leoji
|starfighter Praxis x Deimos|刀剑乱舞 兼堀(洁癖)蜻村(洁癖)

【蜻村】台阶半途 02

【蜻村】台阶半途

音乐paro,原来的梗是Arvido和我讲的脑洞

经过脑补变成了完全不同的故事(笑)

01.http://yesongshu.lofter.com/post/1fc17c_12427774


02.你讨厌悲伤吗

“我记得村正你说过以前是玩儿乐队的?”日本号呷了一口茶。

作家日本号,和他的责任编辑千子村正偶尔会在工作时间一起喝茶,当然两人身边会摆着各自的手提电脑。这个习惯从他们刚成为工作搭档那时候就开始了。

“怎么了?突然问这个。”千子村正正在粗读本年度新作品募集活动的投稿。

“没、没什么,就是一时好奇,哈哈哈。”有那么一瞬间日本号紧张了一下,还好看村正的反应他并没有注意到。

“都是些陈年旧事。”村正的面色有些凝重。

“……不愉快的?真抱歉哪。”日本号挠挠头。

“不是。”村正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吓到了对方,按了按眉头之后露出了笑容。“日本号先生。”

“??!”

“答应提前交稿的话,我就告诉你。”笑得相当灿烂。

“一点都不可爱嘛村正!”日本号嘟囔道。

“我觉得我身为你的编辑没有让你觉得可爱的必要。huhuhuhuhu~”村正毫不风雅地拿起自己剩下的半杯茶喝了个干净。

“噶啊——”日本号从喉咙里发出抱怨一样的叹息声,“我干就是了。”说着就摆正了面前的手提电脑。“反正刚刚有了点灵感,美术馆刀剑陈列品的怪谈什么的,你等着看吧嘿嘿。”

“huhuhuhu~我很期待。”

‘给他一点素材也无妨。老实说要是被他拿去写出什么有趣的故事,我也想看看。’村正心想。‘只要藏起某些关键的真实细节,陈年往事也不会有人在意。’

 

村正认认真真审完了他手头剩下的所有稿子,正起身将不知不觉凉掉的茶倒掉。日本号又发出“噶啊——”一声,小幅度地开始转动僵硬的脖颈,然后向后倒在椅子上。

“你就那么想听故事吗?八卦号君?”村正被这人难得爆发出的高速度吓了一跳,嘴上还是打趣着。

“应该说今天正好有灵感……省得老是被你催。”日本号喝了村正斟上的热茶,“说什么为了预防突发事故,总是要我提前三期交稿子什么的,你是魔鬼吗?”

“差不多,是妖怪huhuhuhuhu~”

“那我下次的怪谈连载主人公就不用纠结起名字了,叫伊势五郎吧。”

“我希望这个主人公能代替我催你交稿。”

“饶了我吧——”

闲扯了半天,村正看着外面的天色。“介不介意出去吃个饭,边走边说?”

 

其实整个故事比起蜻蛉切的版本短得多,光是在从日本号家到常去的居酒屋那十几分钟步程里就说得差不多了。

村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在一边打工一边经营他和朋友的小乐队,可惜成就寥寥。后来,成员都为了谋生而转行离队,乐队也自然是解散了。他和剩下的一个后辈苦苦支撑了一年,最后他自己也放弃了,来到现在的出版社打工,阴差阳错地被招到编辑部。再后来的事情日本号也知道,作为新人编辑的村正发掘了同为“新人”,准确来说是投稿多年未中的业余作者日本号,两人合作竟然一鸣惊人。时至今日,日本号已经是获过国内最高文学奖提名的人气作家。

即使知道村正不可能仔细叙述“那名后辈”的事情,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日本号还是而感到些许不满。他稍微理了理思路确认自己不会说出什么穿帮的话之后,才装作什么也没有地开口。“稍微有点在意你那个后辈的事情啊,他会不会感觉被你们都丢下了……”

“谁知道呢。”

‘喔唷。’日本号捕捉到了村正脸上稍纵即逝的阴沉表情。心里感叹不愧是村正,比起蜻蛉切,对同一件事没有太多的沉浸感。‘啊不对,万一是因为我们村正是个薄情的……蜻蛉切真可怜啊……’

日本号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活动有如好事老妈子,赶紧不动声色地把面前的酒喝掉。再抬起头时他看见村正的视线粘附在桌面的某一处,导致的眼帘低垂给日本号一种对方在感伤的错觉。这幅景象只持续了片刻,一碟小菜被送上桌,村正便随着盘子与桌面碰撞的那声轻响,重新挂上了与平常无异的从容微笑。

“那孩子是个非常温柔的人。”日本号都以为他要跳开这个话题了,村正又淡淡地开口道,“比我们都要有才华。那么出色的嗓音,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被迷住了。我们这些人说是前辈,但是都平庸得很呢,现在看来就算没有迫于生计转行,也做不出什么来的。可是这样的我们,要是用年轻人的话来说,也许就像是抛弃了他一样……”

 

晚饭之后日本号送村正到车站去,权当饭后散步。迈下车站的台阶时,他听见了村正轻轻地一句“我当年很喜欢他,只是来不及为他做些什么。”之后村正挥挥手,日本号目送着友人的薄藤色汇入人潮,向入站口流过去,不敢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还听到了一声叹息。


评论(1)
热度(28)

© 辛德利亚炸松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