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 辛贾|YOI leoji
|starfighter Praxis x Deimos|刀剑乱舞 兼堀(洁癖)蜻村(洁癖)

#兼堀#梔子花

现在再转一次qwq好喜欢这篇啊

柚子_Aki:

※文筆差注意。


※OOC、BUG注意。




堀川國廣覺得自己得到的太多。


一直自稱著是和泉守兼定的搭擋兼助手,但是現在作為主要軍隊其中之一的他已經不需要他的保護了。當那個高大的身影佇立在自己眼前時看起來是那麼可靠,堀川國廣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當時本丸鍛出的和泉守兼定,雖然外表看上去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樣,但心裡還是那個有些自傲又強大的他,他想起再更久以前當土方歲三帶著小小身板的他到自己面前時的模樣,從此他有了個小跟班。


「國廣、國廣」「什麼事,兼先生。」


稚嫩的聲音每天跟在自己背後,剛獲得人的身軀對什麼都好奇的像海一樣藍的雙眼在各處探索,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他的稱呼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如此尊敬,不過堀川國廣有預感的是,這孩子將來肯定是比自己還要閃耀的存在。


閒暇的時候就會拉起那隻小手在街道上、田野間到處走,擴展了視野看見更多世界與其中熙熙攘攘的人們,本來就作為刀的他們跟著主人在不同場合間來往,跟著見見世面的和泉守也逐漸成長起來。但是有時偷偷想拉著他的手也看的一清二楚。


已經高出自己一大半的他實力已遠超過他,雖然身為脇差的他原本就是來輔佐太刀用的,中間流動的時間太快,來不及捕捉更多關於他的影像又那麼匆匆過去,手中牽著的不再是小小的掌,骨節分明的指尖上,逐漸染上血紅。


在那之後他們奔波於戰場上,那時候的和泉守比誰都還要強大,成長迅速的連堀川自己都感到驚訝,那不一會兒的時間他就站在自己眼前揮舞著比誰都還要敏捷的刀、用比誰都還要鋒利的眼神一一擊倒敵軍。


本來就擅長襲擊和暗殺的堀川也絲毫不遜色,配合著他的步伐完美的合作著,直到他們背抵背面對四面八方的敵人也給了對方一個眼神交流,彼此邁開了腳步,在夜晚的戰場上和敵方廝殺。


「國廣,背後交給你了。」「是的。」


那是他聽過最令人振奮的一句話了。


再之後,土方歲三遭人槍擊,親眼見證的和泉守兼定像發瘋似的砍殺一個又一個的敵人,臉上帶血的在槍林彈雨下顯得太不起眼,戰爭結束了,戰敗的結果慘不忍睹,他們誰都沒說話,但他們的傷痛彼此又心知肚明。


代替被上繳的人是堀川國廣。這其中誰都毫無怨言,狼狽的模樣深深印在他腦海裡,咬了咬牙上前的那一刻,和泉守兼定的眼神中滿是自責和痛苦,堀川國廣對他笑笑,他也不知道那個笑容在他眼裡看起來有多苦。


連一起被上繳的刀們拋向大海,又鹹又苦的海水洶湧的嗆進他肺部,儘管他一開始多想憋著氣,慢慢下墜的身體,又得分離在於兩人之間,只不過那一瞬間的想法是「這海水就像兼先生的雙眼一樣,藍的清澈。」這種有些傻的想法。


但堀川國廣不知道的是他自己的雙眼也是那麼好看的海藍色。


突然湧出的淚水,胸口疼的像被捏緊一樣,他一生不知道恐懼過什麼,但現在最恐懼的是如果他不在和泉守身邊該怎麼辦,那個人連頭髮都不太會打理,或是自己太嬌慣他了呢?那是名為戀愛的情愫。在他心間開花。


那名為孤獨的花。




再次被召喚來到此地的堀川國廣有些不習慣,好似他喉間還哽著那麼一口海水,那人似乎還沒到來,倒是看見當時同為新選組一番隊隊長沖田總司的愛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敘敘舊的同時也越來越想再次見到那人。


好像是他的欲望太強烈,那天審神者歡天喜地的把擔任近侍的他拉到鍛刀房前,說是要自己一個驚喜,堀川國廣怎麼想都覺得是和泉守兼定,可能是因為他太敏感了,但他的氣息是如此熟悉又顯明。


「喲,好久不見了夥伴。」比自己高大的身影,那又怎麼可能會忘記呢。不可能忘記阿。


幾乎要落淚的感動,他走上前輕輕往他懷裡靠,他也沒有拒絕自己甚至伸出雙臂回抱住他、把頭埋進自己髮間。明明心中有千言萬語,但就在對上眼的那瞬間欲言又止,可是他知道,就算他不說和泉守也會明白。


雖然堀川國廣拉著的不再是那稚嫩的小手,但是寬廣的大手又總會拉著他在庭院裡走,本丸後頭有棵櫻花樹,春天時開的一樹薄紅,他就會和他並著肩坐在一塊賞著花。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在一起的,像呼吸般正常,哪裡有和泉守兼定哪裡就有堀川國廣,有時候會讓自己坐在他懷裡,有時候就這樣靜靜的互相依偎著也可以度過一天。審神者見狀也安排了一間房間給他們兩個,早上就幫他梳理長髮,編好一束辮子後繫上和自己一樣的紅絲帶。


烏黑的髮撩至耳後,稍微能看見做為夥伴證明的耳飾,他自己也戴著同樣紅豔的耳釘,難以克制的從心底感到驕傲和欣喜,紅色意外的和他很相襯,不同於野腥的紅,而是溫潤的。從今後也會一起走下去的吧。這是無庸置疑的答案。


被沖田的那兩人還有其他人「像是夫妻一樣」的調侃道,聽的堀川有些害臊,但他瞥見用力反駁著的和泉守臉上和耳尖的泛紅後覺得有些好笑,明明他自己就也那麼想的,看來這對「夫妻」的想法又是一致的,也是眾所皆知的。




春天緩慢的過去,當他發現田地一隅的梔子花開時才意識過來已經是夏天了。淡淡的香氣堀川國廣很是喜歡,常常在不是自己當番的時候也去看看那些可愛的白色花兒們。當然旁邊他陪伴著。


審神者非常照顧那些花,其他的花也不例外,每個在田地裡幫忙耕作的刀們都覺得賞心悅目,所以她更有動力了,聽說堀川喜歡梔子花她就剪了幾枝送給自己,說是謝謝自己長久下來的照顧,其實也不用這麼大費周章的。


他拿了支玻璃瓶子把那些純白的花放進去,剛洗好的玻璃瓶子邊緣滴下了透明的水珠。微微的香味十分舒服,風鈴被風吹的叮噹作響,看著梔子花的花萼在陽光下綠的油亮的模樣心情也跟著平靜下來,這麼安寧的日子也能持續下去就好了呢,作為夥伴、搭擋甚至更上的關係一直在一起。


他枕著手臂在桌前睡著,他作了個夢,夢裡還未剪的長髮、淺藍的羽織,手裡拉著那小小的身影,他衝著自己笑,然後時光的碎片褪去顏色,填補上高大的他十指緊扣著自己的手,比那更溫暖的溫度在心中縈繞著,上升的熱度在臉上和手心浮現,甜膩的卻很平淡。


過了許久,門外的腳步聲才逐漸接近,那人悄悄的拉開了門,陽光跟著灑了進來,照著他每根髮絲和睡夢中的笑容,好似朵花一樣,他躡手躡腳的走到他旁邊坐下,寬廣的手撫著他的頰,一邊想著他作的什麼夢笑的那麼溫柔,一邊把手裡拿著的梔子花別在堀川國廣的耳後。


那純白襯著他本就白皙的皮膚甚是好看,和泉守兼定覺得自己真沒看走眼,可能從第一次和國廣見面後就一直被他吸引著吧,當初緊牽著自己的手再也不會放開了,其實他一點都不堅強,但只要是為了堀川國廣這個人他就可以再次咬牙撐下去,要說為什麼呢,這就是人們說的愛吧。


他也想在國廣面前展現他最自豪的一面,即使在他心中的自己已經很完美了。所以他也不怕以後還要再麻煩國廣做什麼,他也可以付出些什麼,他誓死要保護他,除了主人和同伴外,只有兩個人才能發揮比兩個人更強的力量,不管是在感情上還是在力量上,他也只願接受堀川國廣而已,所以堀川國廣也是一樣,身邊的人不是和泉守兼定就不行。


睡著的人睫毛輕顫緩緩睜開和自己一樣清澈的海藍色雙眼,然後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是他之後瞇起眼笑開了,那笑容可比外頭明媚的太陽、涼爽的海水、田野間的任何艷麗的花卉、勝過一切。這是他愛的人,他的夥伴、他的搭擋、他的戀人。


「早上好,兼先生。」一樣的稱呼、一樣的聲音、一樣的人。


「嗯,早上好。」他的嘴角上揚,彎下腰去吻他,把這個人占為己有。今後更多的痛苦誰都不知道,但是如果兩個人一起去分擔、去解決,那就再也不畏懼任何事物,他們之間殘留的是彼此的愛戀,於你我心間,平淡的而緩慢的。


和泉守忽然想起審神者對他說過的話,梔子花的花語是什麼呢?


「吶國廣,你知道梔子花的花語是什麼嗎?」


「嗯?知道的哦。」他笑得更開,像微風一樣清爽又像糖一樣甜膩,然後他們用重疊的聲音說道。




「「永恆的愛,一生守候和喜悅。」」






作者後話:


突然想到兼堀的梗然後看了梔子花的花語後決定把它寫出來了...!


很多地方有很多錯誤,真是不好意思...!


喜歡這樣為了彼此而努力的兼堀,雖然前面好像是在描寫兩人之間搭擋的關係,但是也包含了還沒開竅的愛戀。但兼桑要比國廣再更早一點就發現囉。


湊了一下字數差不多是在3K左右,比意外的多了點呢。


於是這次也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ˊvˋ)/

评论
热度(22)
  1. 天下永安柚子醬脆餅 转载了此文字
  2. 辛德利亚炸松鼠柚子醬脆餅 转载了此文字
    现在再转一次qwq好喜欢这篇啊

© 辛德利亚炸松鼠 | Powered by LOFTER